今年

2020-01-13 22:40

据徐长华介绍,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白少康担任追逃小组组长,要求上海公安以“最高标准、最严要求、最强措施”,全力推进“猎狐”行动各项工作措施。为了增强战斗力,上海经侦警方对每1名境外逃犯,都成立了由1名支、大队领导和2名侦查员组成的工作专班,具体负责落实各项侦查和追逃措施。在具体操作上,警方对很多已经潜逃多年的境外逃犯强化二次侦查,综合利用各类警务资源,细致排摸分析境外逃犯情况,及时掌握国内外关系人情况、境外逃犯所持证照、活动轨迹及资金账户信息。

9000多万元,在动辄以亿为单位衡量财富的今天可能已经很难触动人们的神经。但在18年前,这是一笔令人震惊的巨额财富。

一天后的4月26日,潜逃加拿大近10年、先后变换了5次身份的加拿大籍在逃经济犯罪嫌疑人连苔森在浦东机场入境时被抓获。这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连续落网,也都得益于人脸识别比对和大数据分析提供的线索。

1997年3月2日,谢仁良在留下一封信件后,携余款畏罪潜逃。3月4日,上海警方以涉嫌金融诈骗罪对谢仁良立案侦查并采取了网上追逃措施,但多年努力始终无果。

据警方披露,在上海今年抓获的26名境外逃犯中,男17人、女9人,出逃时间10年以上的5人,出逃时间最长的为21年。出逃方向涉及17个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法国、瑞士、荷兰等西方国家,韩国、日本、印度、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等亚洲国家,以及港、澳、台地区。

1997年3月,时任宁波市一家公司董事长的犯罪嫌疑人谢仁良突然携款潜逃,令当时的上海市财政局下属证券公司损失9000余万元人民币,震惊上海。谢仁良为何会铤而走险?事后经警方侦查,原来谢仁良经营的公司已严重亏损入不敷出,这让走投无路的他产生了“赌一把”的疯狂念头。1996年3月至11月,谢仁良私刻宁波市一家证券营业部公章,对外开具伪造的国债券代保管凭证,通过签订债券交易协议书、国库券融借协议等合同,骗取了上海一家证券公司4600万元人民币资金和面值4550万元人民币的国债券。

他还以相似手段,从宁波的证券公司骗取了巨额资金,两者相加达到1亿多元。这些钱都被他用于期货、股票投资,以期“以小博大”,没想到不但没有回本,反将骗来的钱也蚀了进去。

猎狐专项行动开展以来,上海警方重新审视此案,通过对谢仁良亲属及关系人的走访,获取了他很可能已经变换身份并取得澳大利亚国籍的重要信息。谢仁良的母亲及子女居住浙江,警方推测他极有可能以新身份入境探亲。

“猎狐行动已上升为党和国家重视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的一个品牌,纳入中央‘天网’行动并居四个子行动之首,从中央到公安部,再到地方,都在加强国际追逃追赃专门机构和力量建设,加大追逃追赃和防控防逃力度。”徐长华说,规格更高、合作力度更大、追逃对象类别更多,是“猎狐2015”的新特点。

上述案例绝非偶然。今年4月25日上午,上海警方在安徽成功抓获变换身份潜回境内的“天网”行动全球通缉犯罪嫌疑人、已经加入英国国籍的戴学民。这是4月22日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集中公布百名红通外逃人员后的首个落网者。

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今年3月2日,距谢仁良出逃整整18年后,上海警方得到边检部门通报:一名为“张健平”的澳大利亚籍华裔近期入境,入住浙江省杭州市一酒店,经人脸识别和大数据分析,此人的面部特征和其他相关信息均与谢仁良高度吻合。

近年来,随着科技进步,尤其是大数据平台的建设和应用日趋完善,人脸识别等高科技技术已经在追逃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据侦查员介绍,人脸识别主要根据人脸图像的灰度特性用投影图和特征描述相匹配的算法初步确定人脸各部分的位置,然后利用投影法和模板匹配法准确地确定了瞳孔的位置及其他面部特征。

警方立即对“张健平”移民前的户籍信息进行核查,发现确有重大嫌疑。3月3日,在当地警方协助下,上海警方对居住在杭州酒店内的“张健平”进行了盘查,通过核查随身物品、dna生物物证比对等,侦查员确认此人就是潜逃18年之久的谢仁良。

“一个人可能通过整容改变面部特征,但是一些重要特征是很难改变的,比如双眼瞳孔之间的距离就是人脸识别中最稳定的特征。”侦查员告诉记者,这种技术已在入境通关时广泛采用,通过识别数据与犯罪嫌疑人数据库的比对,可以初步筛选出可疑对象,再结合其他相关线索的人工核查,在逃嫌疑人即使多次变换身份信息,也会露出蛛丝马迹。(潘高峰 )

与2014年相比,今年的“猎狐行动”有哪些不同?记者就此采访了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总队长徐长华。

徐长华介绍,今年,我国反腐败国际合作的力度非常大,已与美国、澳大利亚、法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建立了海外追逃追赃的合作意向。尤其是4月9日,公安部与美国国土安全部第一次部级会晤时,美方表示将积极支持中方针对外逃腐败分子的“天网”行动和公安部“猎狐2015”专项行动,这将对我们开展欧美国家的逃犯缉捕工作带来很多有利条件。此外,与去年相比“猎狐2015”将重点追逃对象扩展到4类,分别是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外逃党员、外逃国家工作人员、涉腐案件外逃人员。

据上海警方透露,与去年相比一个明显的特点是,今年落网的24名潜逃境外的犯罪嫌疑人中,绝大多数都已“漂白”身份。在这种情况下,依靠过去的身份信息进行布控追逃往往事倍功半,许多逃犯甚至早已借新身份多次回国却不为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