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民警介绍

2020-05-14 08:54

苏某住在宾阳县甘棠镇一偏僻的山村。平时,他外出打工挣钱。2008年初,经朋友介绍,他与宾阳县城一名35岁的离异女子龙某相识,龙某带有一个女儿,名叫小花(化名)。苏某就和龙某同居生活,却一直没有办理婚姻登记。几年来,龙某为苏某生下两个女儿,大的小梅(化名)今年约3岁,小女儿小雪(化名)1岁多。两人养着3个女儿,虽然生活过得不算富裕,但还过得去。

据了解,龙某目前已经怀孕3个多月。根据相关规定,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办案民警介绍,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对于怀有身孕的犯罪嫌疑人,警方不能采取羁押措施。目前,警方对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龙某采取监视居住措施,待她生下小孩且过了哺乳期,再将其收押到看守所。

之后,民警带着嫌疑人龙某,驱车赶到宾阳县,营救被卖的小雪。民警让龙某打电话给“三姐”,谎称送来孩子的出生证明,方便“三姐”为所买的孩子上户口。在宾阳汽车站附近一巷子,“三姐”现身,民警将其控制。据查,“三姐”姓金,约50岁,住在宾阳县宾州镇某村。随后,民警来到金某的住处,将被卖的小雪解救出来。当时,金某的丈夫在照顾小雪,看见民警到场后,感慨地说“我就知道早晚会出事”。

谈及如何处理卖孩子的钱时,龙某称,之前她嗜好赌博,欠下3万元赌债。其实,她卖孩子就是为了还赌债。今年2月份,她卖掉第一个孩子后,偿还了部分赌债,其余的钱继续用于赌博,很快挥霍完了。没钱了,她又卖了大女儿,将钱用于还赌债。

民警将嫌疑人龙某传唤到派出所调查。龙某交代称,今年初,苏某指责她擅自到银行取钱花,引发两人口角,苏某甚至动手打她。于是,她趁苏某外出打工,偷偷将小女儿带出来卖了1.9万元,后又将大女儿卖了1.3万元。而大点的小花,则一直跟着龙某生活。

为证明自己买来小梅花过钱,韦某出示了一个记录着交易孩子过程的录像。录像显示:韦某将一沓百元钞票交给龙某后,说着哄小梅的话。但小梅没有理会韦某,而是跑到母亲身旁蹲下,看着母亲一张一张地数钱。龙某仔细查看韦某给的每一张钱,生怕收到假钱。“刚从银行取出来的,没有假的。”韦某在一旁说。

去年底,两人开始因为琐事而吵架,龙某带着3个孩子出走。苏某以为龙某带孩子回娘家,就没有在意。4个月过去了,苏某仍不见龙某回来,便打龙某的电话,却始终打不通。他来到龙某的老家,仍未找到对方的踪影。龙某的母亲说,龙某一直都没回来过。

那么,如何处置买孩子的金某和韦某呢?办案民警称,按照《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金某和韦某买小孩后悉心进行照顾,且不阻碍公安机关解救被卖的小孩。警方对这两人进行批评教育,下一步如何处理,还要看这两人的悔罪态度以及其他方面的表现。

办案民警担心买家将这两个孩子转移或卖掉,立即开展解救工作。据了解,龙某将大女儿小梅卖给横县校椅镇上的居民韦某,将小女儿小雪卖给宾阳县一个名为“三姐”的妇女。虽然她不知道“三姐”的真实姓名,但一直保存着对方的联系电话。

4月28日,根据龙某的指引,民警来到韦某家,将苏某的大女儿小梅解救出来。龙某本想抱抱小梅,却发现小梅对自己不理不睬,反而投向父亲的怀抱。她猜测小梅可能厌恶她,自己也心生愧疚,流出悔恨的眼泪。

谈及买孩子的原因时,金某称,她曾和龙某在宾阳一起工作过几个月,彼此留下了联系电话。前段时间,她听说龙某要卖小孩,就主动联系对方买孩子。她只有一个儿子,且在外地读大学。她觉得儿子大了,肯定会到外面闯,就想买一个小女孩,当做自己的女儿抚养。“龙某卖孩子时说自己想生个儿子,不想养女儿。她看我很想买她女儿,不断提高价格,从报价1.6万涨了3次价,最后的价格为1.9万元。”金某称。

对于解救出来的小梅和小雪,警方调查后基本确认她们是苏某的孩子,但还须做亲子鉴定,待结果确认后再正式将孩子移交给苏某抚养。目前,苏某正在等待亲子鉴定的结果。

4月23日,苏某来到横县校椅镇龙某目前的住所,未能见到龙某和孩子。他怀疑自己的两个女儿出事了,立即向校椅镇派出所报案。不久,龙某主动给苏某打来电话称,她已经将小梅和小雪卖掉了。听闻这个消息,苏某如遭晴天霹雳,遂将情况反馈给民警。

苏某四处寻找,并托人打听消息。几天后,他得到一个气愤不已的消息——女友龙某居然和横县校椅镇一男子同居了。他决定上门找回自己的亲生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