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血红地迈着醉步和姑娘们开着玩笑

2020-05-10 12:57

时间一晃过去了半年,毕业时留在我身上的学生气一直未曾消退,春节前,我提前请假买了机票回家,飞机到泸州蓝田坝机场的时候,正赶上一场大雨,我在机场外的大雨里被淋了个稀里哗啦,我已经很久没有淋过雨了,舅舅开车来接我,车在街上溅起一片片水花。我在车里拧我袖子上的水,故乡即使是冬天,即使是下雨,依然一点也不冷!

阿离卖诗集一度引起了轰动,那个时候,出诗集的人还很少,阿离的诗集装帧精美,纸张皮实,引起了许多学妹、学弟的关注。我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看到了林晓晓,她蹬着一辆崭新的山地车,在我们的摊子前停了下来。她拿起一本阿离的诗集,手习惯性地划拨她的刘海。我太熟悉那个动作,带着晨光,带着娇羞,最是动人。

他拉着我走过整条韭菜街,在街口买些土豆和番瓜,然后回家给我做番瓜焖土豆。

毕业散伙饭上,阿离喝得酩酊大醉,眼睛血红地迈着醉步和姑娘们开着玩笑。姑娘们回去以后,阿离和我坐在滨河大道的护栏上,身后是凉凉的黄河水。他将快要熄灭的烟头弹飞到黄河里,阿离的烟头在夜空中划出闪亮的弧线。他其实是一个很孤傲的人,我们在滨河大道分别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说,留给我一个壮硕的背影。

阿离说一个人彻底忘掉自己的过去其实是背叛,我不知道我是否背叛了我的过去,我只是不愿再想起他们。我从c大毕业那年,阿离带着相机帮我照了无数的照片,我们放肆地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奔跑、欢笑,因为我们都清楚地明白,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和情怀了。

1989年的时候,我去韭菜街小学上学,陪我去上学的是我已经七十多岁的爷爷。他带着我去韭菜街小学报到,我是害怕见到生人,害怕那些欢笑着的人群。我躲在他身后,他帮我拎着书包。报到的时候,老师让我写自己的名字,我不会写。他帮我写下了,字迹歪扭,很不好看。周围的人都在笑:多么难看的字。

我以为我的大学生活也随着阿离的背影在夜色中渐行渐远,我再也看不到它们了。

毕业后的那一个月,我一直不愿意再回到c大,我在那待了四年有余,熟悉了它的一花一草,每条道路。我上次坐公交经过的时候,看到c大正在拆旧教学楼,挖掘机突突地冒着黑烟,四周拉着巨大的防尘网,正在被削掉脑袋的教学楼前站着三三两两的学生,他们是来缅怀那些随着教学楼一起被推倒的青春的,至少我这样认为。

黄昏的时候,操场里打篮球的学生们早已经散场回家,只剩几个打羽毛球的学生。我倚在门口看那几个打球的学生,我又看见了当年的自己,看见自己当年在那些悲伤的故事里慢慢地成长起来,青春之光被时间熄灭。

阿离没认出她就是我天天念叨着的林晓晓,他把她当成了一个热爱诗歌的女文青。

下课的时候,我走出去找我的爷爷。他靠在石头上睡着了,我走到他身边叫他,发现叫不醒,我使劲摇他,还是不醒。有一瞬间,我想他是不是死了。

但毕业后,我在早餐铺子前却再也没有见到过她,我毕业的时候,她才上大二,生活轨迹不会因为我的毕业而有任何改变。我对她的信息了解太少,她是个很安静的姑娘,在大四那一年里,我甚至只和她说过不到十句话,第一次和她搭讪的时候,我装作问路,跑到她身边问她图书馆在哪,她拢了拢散落在额前被晨风吹乱的头发,细致详细地给我讲该怎么走,怎么走。

离校前两周,我和阿离在学校教学楼前摆了个小摊子,将大学四年积攒的书和一些不想再留下的物品贱价卖掉。那时,整个教学楼前主干道上都是卖东西的学生,热闹非凡。阿离甚至将他的诗集拿了一百多本摆着卖。

后来,我外出求学,越走越远。后来,我多年不再回家。我回家的时候,他已经苍老得快走不动了。他坐在我旁边,和我讲话,说他快要死了。

我忽然坐在他旁边哭,后来他醒来了,拉着我回家,逢人便说这孩子胆小,第一天上学就吓哭了。

毕业后,我去了b单位,位于繁华的市区,距离c大有半小时车程。但每天我依然会沿着滨河大道骑行四十分钟去c大门外的早餐铺子买一杯豆浆、一根油条,然后再原路返回单位上班。其实,我的单位有品种无比丰富、价格超级实惠便宜的早餐。可是因为林晓晓的缘故,我大四的下半年都会专程跑到c大门口外的早餐铺子买早餐。通常,林晓晓会在卖油条铺子的隔壁小摊买一杯牛奶和杂粮煎饼。她买好早餐的时候,我装作若无其事地跟在她身后,她通常会在二号教学楼上课,而我在一号教学楼,我常常目送她进了二号楼后我才转身跑回一号教学楼。

我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番瓜焖土豆,因为他好像只喜欢做那道菜。我的母亲和父亲在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带着我的妹妹去了市里打工,租住在一条大江边的小房子里,一去好多年,他们可能已经忘记了韭菜街和我。我没有什么朋友,连那条我每天走的韭菜街我也不认为是我的朋友。我放学的时候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走上韭菜街,顺便捡一些卖相不好被扔在地上的韭菜。我把它们带回家,爷爷心情好的时候会给我做韭菜鸡蛋羹,里面放上些许盐,味道很好。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到悲伤不能自已。借故走开,一个人沿着韭菜街一直走。从中午一直走到黄昏日落,停下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走到了当年上小学的韭菜街小学。

阿离在吃完散伙饭后就和我在滨河大道草草地分别了,他去了南方的城市。而我在毕业前就已经签到了b单位,那是一个很清闲地单位,我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随意挥霍,在b单位我遇到了很喜欢打游戏的老王,我们几乎把下班的空余时间都花在了打游戏上,老王同阿离一样嗜烟如命,他常常打着游戏就没烟抽了,他在继续打游戏还是出门买烟之间纠结异常。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自己。我只能倚在韭菜街小学那扇黑色的大铁门上,看着黄昏下打球的一群孩子打发时间。

过年的时候,我年迈的爷爷也来了。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他说他快死了。

阿离说这样的姑娘是追不上的,她们对爱情自动免疫。我听了阿离的话,感到很失落。